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28th Oct 2011 | 一般
想說聊天這種事情是不用講究什麼技巧。或者要修煉什麼的。就很自然就開始啊。陌生人的話,先找到彼此的興趣共同點。我不相信你這個內向的人一點愛好都沒有。就算啥都沒得聊吧。學學英國人,從天氣預報開始。我就跟別人討論下雪的問題,聊了半個多小時。然後從這個話題蔓延到我以前出去玩,在哪個哪個城市呆過。然後借由旅遊的話題就聊天。對某個共同省份的嗜好,就更能促進聊天興趣咯。

| 13th Oct 2011 | 一般 | (2 Reads)
菜系及功效:減肥菜譜 腐衣中芹的製作材料: 主料:腐衣 1塊 芹菜 1/2斤 鹽 1/4小匙 教您腐衣中芹怎麼做,如何做腐衣中芹才好吃 (1)起油鍋,將腐衣放入鍋中,用中火炸至腐衣表皮起泡即可取出,用刀切成小塊狀備用。 (2)將芹菜的葉片摘掉,洗淨後切成約2.5公分長段備用。 (3)燒熱鍋子,加入1大匙油,放入芹菜段、腐衣,快速拌炒均勻。 (4)加入調味料及少許水,慢慢燜煮至腐衣變軟後,即可盛盤,上桌食用。 資料來源:中國臍血網的BLOG | 荒村——蔡駿的部落格 | 回歸本我時代 | 小鷹的BLOG | 婚禮夢工廠「部落格」 | 滄海三笑的BLOG | 部落格 | laser的部落格 | Walt Belcher's Hollywood Blog | 王鷹的BLOG

| 11th Oct 2011 | 一般
耳畔縈繞著悠揚的鋼琴曲,週身被豪華吊燈的柔和籠罩,窖藏的紅酒把羞澀暈上雙頰,刀叉靜靜地閃著銀光,和精美的食物一起躺在潔淨如新的餐盤裡……這是西餐廳的獨特風情——貴氣、嫵媚而優雅。可是,我愛著的人兒,我更願意做幾道家常小菜,為你把酒添香,為你裝飯盛湯,度普通的浮沉歲月,品平凡的人間煙火,正如我們的愛,無需刀叉的精緻,只要如筷子般素淡,雙雙對對,不離不棄。   親愛,別用疑惑的眼神看我,這樣的感念來源於兩個愛情故事,它們有著共同的女主角,她叫做蘇青。   蘇青十八歲戀愛,對方比她大五歲,在一家廣告公司當部門經理,濃濃的眉毛,堅定的眼神,手掌厚實,肩膀寬闊,身邊雖不乏芳草,可他的目光只追逐蘇青——點菜只點合她胃口的,還負責細心地把湯裡漂著的蔥花一點一點揀出來,因她特殊的體質吃蔥花會過敏;走路時永遠走在她左邊;下雨天提醒她帶傘,天冷了叮囑她加衣;她心情不好時拚命給她講笑話;手機通話結束時體貼地等她先掛斷……這樣的寵愛如父如兄,容納了她所有的驕矜跋扈,可是蘇青卻任性地刻意和他保持距離,甚至連情侶間最平常的拖手都極少。她睜著大眼睛無辜地說,他是對我很好啊,好到無可挑剔,可是總感覺太淡太寡味,不像是談戀愛,我心目中的戀愛是轟轟烈烈的,並不是現在這樣左手握右手,親密未滿親切有餘。終於,當親切也漸漸消弭的時候,蘇青提出了分手,留給對方一個決絕的背影,任憑身後的憂傷鋪天蓋地。   不是不想愛,只是太無奈,此愛非我心中愛,叫我如何不放開?   二十一歲,蘇青遇上了讓她心動不已的他。據她文藝腔般的形容,當他們四目相投的那一刻,空氣中火花迸濺,周圍的一起喧囂歸於寧靜,偌大的世界只剩下彼此眼中的唯一。蘇青只覺得全身的每一個毛孔都張開了,充斥著一種叫做「愛情」的東西,為這場電光火石的相遇搖旗吶喊。她愛的獨佔欲和排他性的宣言是:即便不能分分秒秒在一起,也要時時刻刻標明歸屬感——短信轟炸並要及時回復;加班時要用公司的電話向她匯報;隨時做好被查閱手機的準備,和朋友聚會時每隔三十分鐘報告並且身邊要有證明人;年輕的女客戶要換別人去應酬;回來時要聞聞身上有沒有不明來歷的氣味;必須記得他們相愛以來的每一個紀念日……林林總總,瑣瑣碎碎,蘇青全情投入,渾然忘我,卻不曾留意到對方的眼光已經越來越寒,說話口氣越來越淡,甜蜜的語言越來越少,心走得越來越遠。終於,在一次他的同學聚會中,蘇青站在他和一個女子中間,理所當然、理直氣壯地為他打上她的標籤的時候,他怒極拉開了她,先對女同學致於歉意,而後把她帶離現場,在一盞壞掉了的路燈下面。冷靜而堅定地提出了分手,最後,留給她一個決絕的背影,任憑身後的憂傷氾濫成災。   不是不去愛,而是太深愛,不知不覺深愛成傷害,叫我如何不放開?   我是蘇青的朋友,見證了她的兩場愛情,卻始終不能以旁觀者的身份,介入當局者的喜怒哀樂,善意的提醒,在她的執著面前如此無力,正如那句歌詞:愛情從來是兩個人的棋局。   當衣帶漸寬的她在我面前哭得花容失色的時候,除了靜靜聽她,默默陪她,又能如何?花樣年華的戀愛,一場太疏離,一場太緊密,始終無法擁有一個完美的結局。   等她哭乏了,哭累了,我往她懷裡塞了一個枕頭,遞給她電視機的遙控,走進廚房為她做簡單的蛋蛋面。在用筷子從鍋裡夾起面絲時,腦中靈光一閃,若有所悟,腹稿漸漸打好,逼情緒慢慢平復的蘇青吃下面之後,我和她說了好多好多。蘇青挽著我的臂膀,靠在我的肩上,安靜地聽著,沉吟良久,她說,我知道該怎麼做了,如果還有下一輪的燃燒,她會脫胎換骨,好好把握。嗯。輕輕應一聲,心慰。沒有什麼會永垂不朽,愛的心痛亦然,刻骨銘心的經歷讓人成長,我祝福她。   都說相愛容易相處難,當最初的心動和新奇過去,我們要怎麼保鮮愛情?這是一個不容迴避的話題。中國人用餐慣用筷子,不管是什麼材質的筷子,一根與另一根,都能那麼獨立又那麼相依,彼此不用互相攀扯,也有相同的高度並排著,而一旦合成一雙去夾菜,又能親密無間地咬合在一起,這種妥帖讓人安心,細細揣摩到感情關係,亦豁然開朗。我們每個人都擁有不同的成長歷程,那樁樁件件大事件、點點滴滴小細節,注定我們的個性天差地別。心相印,情相牽後,我們也不需要牢牢抱團而失掉自己,但又不能太過疏離,畢竟我們需要共同協作,把生活這盤豐盛的菜餚一日日穩穩夾起。都說「距離產生美」,合適的距離讓愛美不勝收,這是筷子中蘊藏著的愛情哲理。   親愛,流年如逝水,人生路漫漫,不管生命有多長,讓我像筷子一樣,那麼剛剛好的,愛你。 資料來源:辰光四溢-劉若辰 | 孕育專家的部落格 | 韓放——那一年南來北往 | amandadarcie的部落 | 『莫扎特通道』 | 聰明悠然的BLOG | 空谷幽蘭的BLOG | Helping Hands | 魯稚的陽台 | 養性堂 | 玩學堂的BLOG

| 4th Oct 2011 | 一般 | (5 Reads)
現在,好迷茫,,否則我不會把自己最不想要想起的事講給大家………… 我是一個女生,一個漂亮的女生。 從小熱愛鋼琴,熱愛音樂,我的夢想就是能考上本省的那所最好的音樂學院。生活一直純潔而又充實。同時又有著一個很優秀的男朋友,我們都好愛好愛對方,我們有著同樣的夢想,在一起的時候就一起幻想著我們未來的婚禮,未來的家。 當我高二那年,也就是離我的夢想越來越近的時候,一場災難無情的降臨在我的身上………… 那時的我獨自一人在外地求學,跟著一位很有聲望的教授學自己的專業課,由於長期自己一人在外,自理能力又差,當時160CM的個子只有38公斤。生活真的很苦,幸而有他的照顧,每個週末我還能回自己家去看看,去吃媽媽做的糖醋排骨。 03年12月的一個星期五的晚上,像每個週末一樣下了課我就打車回家(我學習的那個城市離我家的那個城市有兩個小時的車程),當那個司機把車開到一個人煙稀少的地方的時候,他說車壞了,之後他下了車,裝模做樣的看了看他自己的那輛車後,他就開了後車門,後來…………他用他的圍巾綁著我,我求他,我掙扎著,可是…無濟於事。旁邊也會有車經過,可是無論我怎樣求救,都沒有一個人救我,在這樣一個寒冷的冬夜,沒有人會管這個閒事。就這樣,我被強暴了。那時我只上高二。卻這樣失去了自己的第一次。 之後的那段時間我好難受,也想過自殺,但是想起自己還沒有開始的生活,想起自己的父母,我一次次忍了下來,我不敢告訴自己的父母,也不敢告訴他,我怕他們傷心,這種痛苦一直是我自己在背。我想讓這件事就這麼過去,因為我好害怕,可是沒想到,更大的災難卻剛剛來到,因為我發現,我…………懷孕了。我找了好多書,上網查了好多資料,各種跡象都告訴我,我真的有了那個禽獸都不如的人的孩子,我覺得我好髒,只要一想起我懷了他的孩子,我覺得自己好噁心,我再也受不了了,我好想死。 我吃了安眠藥,好多好多。之後,我就去找了他——我愛他。我要用我最後的時間陪著他。他看見我,依然像往常一樣,把我的手放在他自己的臉上,依然說著讓我感到溫暖的話,在那個寒冷的冬季這就是我最大的快樂。之後他發現,他捂不暖我的手,最後發現我不對勁,最後的最後……我暈倒了。 之後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,只記得我還與點意識的時候護士正在給我洗胃,旁邊是他,我看得出來,他好心疼我,因為…他哭了,他說過,他從來不會哭。可是,這次,他哭了。他問我這是為什麼,我無語,我不知道他當時是否知道我已經懷孕了,我也不知道醫生護士知道了沒有,我一直在沉默。直到最後,他求我,他流著淚求我,我看著他傷心,看著他難過,我的心被人用刀割了一樣。我問我自己,你是愛他的嗎?你愛他為什麼要讓他這樣難過,他是你最愛的人,你最想的人,你最想共度一生的人,愛他就不要讓他這樣難過。我告訴了他,我希望求得他的原諒。他沒有說什麼,只是緊緊的抱著我。過了幾天,他領著我去了一家私營診所,這是我們這最好的婦科診所,他陪著我做了人工流產,對於這件事我不想再寫下去了,只能說,那是場噩夢。 這些事終於都過去了,他也對我說他不在乎了,雖然難受,雖然心痛,但是,一切都過去了。他說,就算是把眼淚流乾,只是為這件事付出更多,卻絲毫得不到改變。他也要我答應他,以後不再為這件事傷心流淚。從那以後,我和他的日子還像以前一樣,只是我卻開始有意躲著他,甚至他想牽著我的手我都有意避開, 他也發覺到了,但是他還是依著我,依著我每天躲避著他的任何接觸。直到有一天,他來接我,我們去了公園,他喝醉了,我仍然丟開他,躲開他,他真的傷了心,他抓著我的肩膀,發了瘋的跟我喊:「我沒想把你怎麼樣,我只想擁抱你一下,這都不可以嗎?」我哭了。但是我仍無語。 他強行的擁抱著我,我在他的懷裡,我哭了。(從那之後我從沒哭過,但是那天,我在他的懷裡哭了)哭得聲嘶力竭。這個胸膛,曾經是我想像中的避風港,但是,我卻覺得我根本配不上在這個胸膛裡哭泣。我根本不配他寵著,我感覺我真的好髒,在這樣一個純潔的年紀裡卻有著這麼多的骯髒,我感覺他是神聖的,他是純潔的,我根本不配有這樣一個人愛著我。於是,那天晚上我們分手了。我沒有告訴他原因,我只告訴他一句話——「以後找個好的」。之後我離開了那座城市,離開了那座承載著我快樂,痛苦的城市。來到了本省的省會。 在這座新的城市裡,我用了自己所有的精力在自己的鋼琴和學習上,過著行屍走肉般的生活。了無生趣。今年的年初,我終於結束了自己的專業課考試,我回到了自己的家,回到了家鄉,回到了久違了高中課堂。不久,我就知道他也轉到了我們的學校,他依舊是那樣優秀,所有人都不知道他為什麼不處女朋友,我知道,我一定知道。到現在,他依然是孑然一人。他拒絕了所有膽大的追求者。每當我們在校園裡碰到,也只是簡單一笑。可是我們的笑容是那樣的僵硬。那樣的無奈…… 難耐的半年終於結束了,高考過後,我輕輕的鬆了一口氣,通過一個朋友我瞭解到,他的志願報的是和我一座城市,我好高興也好害怕,高興的是我還可以看見他,害怕的也是我還要面對他。我何嘗不想擁有他呢?但是我明白,我很髒,我根本就不配擁有他。他身邊的人一定要是一個純潔的人,一個完美的人。但是我…我不配。。。。。。 這就是我的故事,發生在我自己身上的故事,寫到這,我又一次背叛了對他的諾言,我又哭了,說好不流淚的…說好不流淚的… 資料來源:GTGT-郭濤的BLOG | 慈悲 | 「牙」口不能無「顏」 | 依然是一個人 | 熊育群的部落格 | 葉一茜的QQ糖基地 | The Scoop, Congressional Quarterly |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's Daily Update | 吳稼祥BLOG:用思想來感恩 | 辰光四溢-劉若辰 |